• 2012-08-11毕业了 - [猛虎与蔷薇]

    太久没有在这里写下只言片语,因为不得不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写论文中去。

    内心的小敏感都被放下,倾诉的欲望和乐趣都被单词、注解和文献所隔离。

    然后,要毕业了,要离开了。从一种生活的姿态中抽离出来,准备投入到另一种当中去。

    那颗指引我向前的红星,依然熠熠闪耀。

  • 今年又喝了很多Sauser。

    Sauser是德国西南部和瑞士的叫法,它的德国官方名叫Federweisser(白色羽毛),是一种正在发酵中的葡萄汁,因为酵母在瓶中发酵的时候就像细微的小羽毛在跳舞而得名。每年新鲜的Sauser只有在进入葡萄采摘期后,大概9月初至10月底才喝得到。据说在我们州,这种酒当季可以卖出200万升。

    刚买来的Sauser酒精度大概在4%左右,然后在室温下它会继续发酵,最后酒精度可以达到10%,这就变成干葡萄酒了。对于不善饮酒的人来说,喝Sauser最理想的时候,就是在葡萄汁变成葡萄酒的“半路上”,这时候糖分、酒精和果酸的比例恰到好处,再加上因为发酵而产生的气泡带来的刺激,味道真正是甜美之中带着酒的甘醇。如果每天喝一杯,也可以让舌头知道,葡萄糖是怎样变成酒精的。

    喝Sauser的指定搭配是Zwiebelkuchen(洋葱蛋糕),不过,我一直都是倒一大杯直接喝的。干杯!

  • 2010-01-26两个准则 - [林中路]

    论文刚刚做了个开头,却已经开始遇到危险,决定牢记两个准则:

    第一,并不是每一件事,越是研究,越是深入,越是探究到细节的时候,就会越接近真相。
    第二,做课题,有时候与谈恋爱并无二致,若非厌倦,便是遗憾。

    只是,接受总是比知晓来得更加困难。

  • 二十高名动都市,一身孤注掷温柔。平生未信江南好,但折梨花照暮愁。

    龚自珍写得好,集句之人选得也好。似乎很久以前读到那首《投宋于庭》时,也有这样的感觉,被击中,然后被打动。只一句“一身孤注掷温柔”,便是不知多少的眼泪。究竟要用多少时间,才能治愈心底的伤痛,坦然面对曾经情到深处却无法拥有的那一个?如果再坚持,也敌不过天意,那就只能安慰自己,遗憾与可惜,同样值得恭喜。

    为了在回国度假前将手边的工作告一段落,这个冬季变得格外忙碌。习惯了每周有大半时间在Trier - Koblenz - Bonn之间来回奔波,过着朝五晚九的日子。所幸,三地之间火车班次频繁,车票廉价,权当作旅行散心。所幸,与KoblenzLandesarchiv相比,FESAdsD的工作人员要热情友好得太多,不致于令我的造访变成煎熬。

    王子要去香港看Sammi的跨年演唱会,可惜陪在身边的不是我。我抱着一卷卷的档案,安静地等这一年最后的时日过去。

  • 有意在近期购置一台WMF1 Kaffeepadmaschine。很喜欢这款pad咖啡机的设计,小巧玲珑,净重不过1700克。虽然它的功能简单,不过对于有着美丽外表的机械制品,我往往毫无抵抗力。

    机子的使用非常方便:加入适量的水,放入一片普通70mm的咖啡包,按下按钮,一分钟后就可以享受到一杯香浓的咖啡。而且另外购置一个用来放茶包的Teepadhalter,还可以用来泡茶。实乃居家办公,馈赠亲友之佳品也。

    不过,纵有千般万般好,€99的价格也还是过高了呀。我要斟酌再斟酌……

  • 因为死党的力荐,所以去看了辛夷坞的《许我向你看》。

    其实长久以来,我很少接触这类杂糅着爱情、成长、迷惘和感伤的青春文学。当年大红的《奋斗》和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,我都只是惊鸿一瞥而已,连主角的名字都没记住。没有了解,就无法评判,但却不妨碍我选择。无法善终的爱情执念,有点惨烈的年少往事,可能还有看似成长挣扎实着毫不伤筋动骨的青春历练,这样的人物、故事和叙述,无法让我怀有好感,也无法拨动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。《许我向你看》的情节和文笔都自有其闪光之处,可是或许是因为抗拒这种纠结缠绕的爱情故事,或许是无法对营造的这种从青涩中破茧而出的感怀基调产生共鸣,虽然不能说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,但也绝谈不上喜欢。

    无法对自己的这种口味和立场下一个准确的定义。难道真的是因为我的青春太过平淡无奇,乏善可陈,所以产生了疏离,无法被打动吗?回想前几年买《岛》的历史,难道相比这种现实向、成熟系的青春文学,我的青春观还停留在高中和本科的时代止步不前吗?我想要致以怀念和敬意的过往岁月,无非只是一些上课下课、背书考试、吃饭唱歌、聊天吵架、遇到喜欢和不喜欢的人这样普通的、每个人都会过的日子而已。所以所谓的青春,这个有着奢侈的含义,如今却越来越小资化的词语,对我而言,大概只是我闲来无事,无病呻吟的一个道具吧。

    死党说,她高中以后看过的言情小说,除了亦舒和张小娴之外,就是辛夷坞了。
    那么我呢?最近看过的言情,恩,好像是上个月,顾漫的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。
    我喜欢这种幼稚的,囧囧有神的故事。
    从本质上而言,我果然缺乏一个优秀的文艺青年所具备的内核。

  • Man zählt im Leben nicht die Tage, sondern die glücklichen Momente.

    又是解散。在很久以前,我就已经学会不再相信谁许下的“会永远在一起”的承诺,看你们搭着彼此的肩膀,深深鞠躬不肯起身的那一刻,我可以坦然接受这个突如其来、好聚好散的结局,无非是,你们唱罢,他们登场而已。我只需记住,你们带来的欢乐时光,便足矣。

    两人俱是白发翁,不用语言情意通。
    且喜胸中无一事,一生常在平易中。
    愿公活百岁,我活九十九。
    白发变成黄发翁,回来同把一杯酒。

    这是今年的生日愿望。

  • 深夜,在热巧克力的芬芳里,莫名地想起年少的日子。
    找出十年前的歌,静静地听。
    真的是因为旋律太熟悉,歌词太动听,那些苦涩的、甜蜜的、隐秘的、羁羁绊绊的念想,才又再一次毫无意外地击穿了我。
    多幸运,美好时光,我还记得起,可以在入睡前,笑着感慨,哭着回忆。